陌泺★夜浮生

没灵感=无限拖更
(其实是想把我之前更过的那篇文以漫画形式呈现出来,顺便修一下文)
因为我再看了一遍确实有些地方写得挺傻逼
圈子过于杂乱,而且几乎都是在磕cp
陌泺是我初二的时候翻字典取的笔名
夜浮生只是个后缀,平时不会用

Q:食物语里大家最喜欢哪个食魂?哪个最演?

第一个喜欢的是佛跳墙,然后扬州、龙须酥、德州、阿符、鸭鸭、燕燕、蟹蟹、俞生、阿喻……好我承认了我就是个花心的女人,我!全!都!要!

演员?在我编队里的各位都是影帝

空桑通讯录小彩蛋


根据新年活动最后的我娘头像来看

这不是我娘立绘吗!?

娘你真好看!!!!!

李甜美你好可爱(bushi)

【摄殓】⑨回忆

♭前世亚兹拉尔和伊索·罗夏的故事


我要是会画画就好了……画成条漫的效果应该会比我纯打字好些……


私设:祭司等级由低到高分别是初级祭司,中级祭司,高级祭司和大祭司,每一级的突破都会受到或轻或重的天罚,祭司之间没有太大的交集,只有选拔大祭司的时候他们才会聚到一起。

救菲欧娜那里是我硬塞进去的,因为照我后面那样写下去菲欧娜就没机会出场了

然后亚兹拉尔参加大祭司选拔赛那里描写很少的最大原因是我不想也不会写过程……

莫里斯是个硬塞的私设……

亚兹拉尔是约瑟夫的另一重人格,职业祭司

伊索·罗夏是卡尔的前世,职业医师

(点进来的各位麻烦看看我的卑微合集吧 )

——————分割线——————

        约瑟夫独自生活在伦敦的那段日子里,他终日沉醉于对灵魂学的研究,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让克劳德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哪怕只是再看他一眼。

        这种逐渐变得疯狂的执着最终使约瑟夫人格分裂,他的另一重人格成为了初级祭司亚兹拉尔,他深入祭司界继续探寻灵魂学的奥秘。

        在祭司界的亚兹拉尔无意中听闻每任大祭司都可以从古老的祭司之塔中挑选一本古籍进行研习,其中就有关于灵魂学的古籍。这让亚兹拉尔心动不已,他用两年的时间从初级祭司突破到了高级祭司,而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罗夏。

        亚兹拉尔在独自突破中级祭司时受到了很严重的天罚,天罚刚一结束他便昏迷不醒,是碰巧路过的自由医师罗夏救了他,并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

        亚兹拉尔的伤好了之后,罗夏劝他留在他家和他住在一起,这样在他受伤的时候也好有个照应。亚兹拉尔本就没有朋友,而且他若是有一天旧伤复发就不能参加大祭司的选拔,基于此,他便答应了罗夏。

        于是两人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

        在罗夏的劝说下,亚兹拉尔也开始学会放下对灵魂学的疯狂,偶尔和罗夏一起出门散步或是采药。

         其中有一次他们一起出门时救下了受到天罚的祭司菲欧娜·吉尔曼,罗夏将她的伤治好后菲欧娜也像当年的亚兹拉尔一样留了下来,她在罗夏的小楼旁边又建造了一栋楼,平时她就在那里学习术法,有时亚兹拉尔和罗夏会来教导她。

        而随着亚兹拉尔和罗夏越来越多的交流,他们成为了彼此唯一的朋友。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相互照应,甚至…相互依赖。

        用亚兹拉尔的话来说就是:“我能感觉到我们的灵魂达到了高度契合状态。”

        他们就这样生活在一起,直到亚兹拉尔参加了大祭司的选拔赛。

        前任大祭司走得匆忙,未能留下继任者,众祭司在商议之下决定举行这场选拔赛,在选拔赛中胜出的人将会成为下一任大祭司。

        亚兹拉尔两年内在罗夏的帮助下学习了不少灵魂学以外的东西,他在一场又一场考核中获得优异的成绩,最终进入决胜局,拼尽全力打败了他的对手莫里斯成为了新任大祭司。

        这个结局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是规则是他们定的,他们也不好立刻让亚兹拉尔把大祭司的职位让给他们心目中最完美的大祭司人选——前任大祭司的学生莫里斯。

        毫无疑问莫里斯非常优秀,即使他的实力略逊于亚兹拉尔,众祭司也会选择他,因为他拥有比亚兹拉尔更纯正的血统。

        他们不得已只能先为亚兹拉尔举行大祭司加冕仪式,拖延时间来思考对策。

        而亚兹拉尔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在仪式上选定菲欧娜作为自己的继任者后便和罗夏一起来到了祭司之塔。

        祭司之塔开放时向来只允许历任大祭司进入,亚兹拉尔独自走进祭司之塔找寻关于灵魂学的古籍,他一本一本地翻找着,最终将视线集中在了一本略有破损的古旧书籍上。

        灵魂回溯。

        亚兹拉尔带着古籍同罗夏一起回到属于大祭司的住所,他翻看着古籍,突然找到了一点灵感。他可以换回约瑟夫这个主人格,改造他的相机来收集灵魂,或许他还有与克劳德重新相见的一天。

        于是亚兹拉尔以前往伦敦游学为由带着古籍离开了祭司界,恢复了约瑟夫的样貌开始钻研相机与灵魂的结合。

        他把书中的一些看上去很不可思议的理论完美地运用到了他的宝贝照相机上,可就在他即将成功的时候,他收到了祭司界动乱的消息。

        那些对他心怀不满的祭司们聚集在了一起,准备发动内乱将血统不明的亚兹拉尔拖下大祭司的位置,扶持莫里斯上位。

        毕竟在他们心目中最完美的大祭司人选只有血统纯净又强大的莫里斯。

        当他们得到亚兹拉尔前往伦敦游学的消息时,罗夏和菲欧娜在第一时间成为了他们的挟持对象。

        这是祭司之战的开端。

        约瑟夫听到罗夏被抓便立刻幻化成亚兹拉尔回祭司界,他刚一踏入祭司的领地就被早已等候在入口处的祭司们围了起来。

        “亚兹拉尔,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你让位给莫里斯,我们放了伊索·罗夏和菲欧娜·吉尔曼,你们永世不得再踏入祭司界;第二,我们就地处决伊索·罗夏和菲欧娜·吉尔曼,将你的灵魂和肉体献祭给那位堕落的神明,重新选举大祭司。”

        亚兹拉尔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一个方案。

        “我让位给莫里斯,有关大祭司的东西都在大祭司的住所,现在可以放人了吗?”

        为首的几名老祭司示意后面的祭司解开了对罗夏和菲欧娜的禁锢。亚兹拉尔看着罗夏扶着菲欧娜安全地走过来,松了一口气:“……伊索,你们没事吧?”

        罗夏笑道:“我没事,只是菲欧娜有些被吓到了,我们走吧。”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祭司界时,异变突生。

        他们背后的莫里斯突然出手攻击向亚兹拉尔,“……他还不能走。你们难道忘了…祭司之塔的古籍…还在他身上吗?”

        旁边的年轻祭司们议论纷纷。

        本就和莫里斯几乎势均力敌的亚兹拉尔虽然反应极快地化解了部分攻击,但仍然受了伤。他拿出差点被他遗忘了的古籍扔过去:“……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莫里斯接住空中飞来的古籍递给身旁的几位老祭司,正当他们检查完古籍发现没有受损决定履行诺言放人时,一直盯着古籍的莫里斯出声道:“……这古籍不是真的!老师曾经说过出自祭司之塔的每一本古籍上都有流光!”

        但是如果得到古籍的大祭司完全理解了古籍的含义,流光会自动消失。

        莫里斯不过是想找一个能够对亚兹拉尔发起进攻的理由。如果不是亚兹拉尔,大祭司的位置就应该属于他!

        几位老祭司当然明白莫里斯的谎言,但他们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就被莫里斯收买的祭司们合力禁锢起来,莫里斯选择性无视了老祭司们,直接对亚兹拉尔发起了进攻。

        祭司之战正式拉开帷幕。

        不一会儿的功夫亚兹拉尔、罗夏和菲欧娜就被人流分散开来。亚兹拉尔尽己所能地对抗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莫里斯看准了时机,联合其他几位祭司对亚兹拉尔施展了禁术——碎魂。

         亚兹拉尔猝不及防被碎魂击中,他的灵魂瞬间出现裂纹,每道裂纹都伴随着极致的疼痛向他袭来,他瞬间丧失了抵抗能力瘫倒在地。

        莫里斯自己也不好过,使用禁术之后的反噬力量不容小觑,但他还是强撑着看向亚兹拉尔,狠历的声音传来。

        “……呵…没想到吧亚兹拉尔…为了永绝后患…我必须除掉你……”

        “……我们走!”

        等到莫里斯率领其他祭司们离开此地,被人流冲散的罗夏找了过来,他一眼看到因为灵魂的疼痛蜷缩在地上的亚兹拉尔,心脏猛然一抽。

        “……亚兹拉尔!”

        神识涣散的亚兹拉尔听不到任何声音。

        罗夏迅速跑到亚兹拉尔身边跪坐在地,多年行医的经验告诉他亚兹拉尔现在灵魂即将完全碎裂。他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不让眼泪流出来,一边迅速思考一边喃喃道:“……亚兹拉尔…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等我一会儿……”

        灵魂……聚魂……

        他想起了曾经和亚兹拉尔一起看过的一种禁术,在他的那本医师古籍的最后有一页血红色的纸,上面记载了一种聚魂方法: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为灵魂将散之人聚魂。

        罗夏迅速回忆起禁术的使用方法,他渐渐引出自己的生命之火,手中泛出生命之火形成的一点一点的白光。

        罗夏手中散出的白光悉数融入了亚兹拉尔的身体,他那破碎的灵魂逐渐聚拢,身上的伤口也不再渗血。

        亚兹拉尔的神识随着灵魂的聚拢而恢复,他费力地睁开双眼,看见罗夏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他立刻便意识到了罗夏现在在做什么。

       “……伊索!快停下!”

        罗夏对他挤出了一丝微笑:“别说了,亚兹拉尔,我是自愿为你聚魂的。”

        亚兹拉尔试着挣脱他的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他皱眉看向罗夏清澈的灰色眼眸。

       “伊索!你……”

       “我当然不能在这种时候让你阻止我,放心吧,治疗结束你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亚兹拉尔只能焦急地看着他眼里的生机慢慢散尽,他却无法阻止他。

        “……不要……”

        罗夏掌心的白光全部融入亚兹拉尔体内的一瞬,他终于精疲力竭地瘫倒在了亚兹拉尔身上。

        亚兹拉尔立刻坐起身来把罗夏抱在怀里,他迅速检查完罗夏渐渐冰凉的身体,然后低头抵住他的额头,眼泪抑制不住地落下。

       “……伊索……你不要我了吗……”

        罗夏体内的最后一点生机支撑着他留恋地凝视着亚兹拉尔的脸,仿佛要将他的容颜刻在自己的记忆里。

       “亚兹拉尔…我会永远记得你…无论我成为了谁…无论我走到了哪里…我一定会来找你……”

        这句话耗尽了罗夏所有的力气,他不舍地看着亚兹拉尔蔓延着悲伤与痛苦的双眸,身体逐渐瘫软了下去。

        亚兹拉尔紧紧抱住罗夏的尸体,颤抖着将自己的唇轻轻贴在了罗夏再也无法回暖的唇上,试着给他一点自己身上的温度。

        “罗夏……我带你回家……”

        他抱着罗夏的尸体起身,脚步还有些摇晃。

        遥远的天边是如血的残阳,他的身影却隐隐散发着彻骨的寒凉。

        微风轻轻掠过了谁的脸颊,又带走了谁的牵挂?

        那一瞬,恍若有人在风中低语。

        “……我爱你。”


悄悄咪咪给亲爹应个援……

大脑:伊索真好看我一定要把他画下来!!
手:不你不想。
(没认真学过画画最致命的就是我脑内的画面永远不是我画下来的画面)

【摄殓】⑧观光

#我为什么中考完了还有十一本预习作业🙃在补习班上课快上疯了终于想起来要更文了……

(其实还是有在搞这篇的私设之类的)

然后想出了个老梗前世今生

亚兹拉尔&伊索•罗夏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伊索•卡尔

我也不知道伊索•罗夏是个什么名字那就别管了

这章是轻松的观光旅游

游戏时大门口的显示屏会显示里面有什么人

对于每个地图的描述我也不知道对不对……见谅……

蹂脸对于我来说相当于安慰小孩子的动作(个人意见)

下一章我差不多码完了…搞个回忆杀…


——————分割线——————


        约瑟夫走到了门口,一回头发现卡尔仍旧僵硬地站在原地,没被口罩遮住的耳朵还有些泛红。

        他突然发现这孩子可能有点经受不住他的这种挑逗,毕竟社交恐惧症是个很大的麻烦。

        还是回去安慰他一下吧。

        约瑟夫走回伊索面前,柔声道:“对不起 ,伊索,刚才是我吓到你了吧。”

        他轻轻地揉了两下卡尔的脸,然后道:“现在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卡尔口罩下的嘴角微微抽搐起来。

         他知道约瑟夫是想让他放松一点,但是这方式似乎更加不对了。

        请不要当我是小孩子谢谢。

        努力让自己狂乱的心跳平复下来后,卡尔看着约瑟夫满是担忧的蓝色眼睛笑了一下:“……我没事的,约瑟夫先生,我可以继续参观庄园了吗?”

        约瑟夫看起来似乎很高兴:“没问题,我先带你在这里转转吧。”

        卡尔默默跟了上去。

        “这座军工厂全名叫作密涅瓦军工厂,你之前见到的里奥•贝克先生是它的主人,而原本经营着一家纺织厂的里奥当年轻信律师弗雷迪•莱利和他的妻子玛莎的话买下濒临倒闭的这座工厂。后来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和律师卷走了他所有的财产逃到异乡,一夜之间家破人亡的他一把火烧了自己和军工厂,所以现在的军工厂才会是这个残破的样子,里奥的脸上才会缠满绷带。”

        卡尔认真听着约瑟夫的讲解,心底生出几分同情。

        “……那刚才那位艾玛小姐怎么样了?”

        “她的情况除了她自己和艾米莉没人清楚,据艾米莉所说当年艾玛与慈善家克利切•皮尔森先生有很大的过节,克利切先生有恋童癖之类的疾病,所以他开设了白沙街孤儿院收留流浪的孩子,艾玛就是其中一员,而且受到过克利切的多次虐待。后来克利切为了和艾玛说上话在花园里假扮成了一个稻草人,最后却被艾玛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一把火把他烧死在了那个花园里。”

         约瑟夫将自己来到庄园后的所见所闻悉数讲给卡尔听,而卡尔也很好地扮演了一位聆听者的角色,随着约瑟夫讲解的深入心情也越发复杂。

        “说到慈善家先生,克利切其实并不是慈善家,从前的他是一个小偷,甚至可以说是个流氓,现在的慈善家这个头衔只是为了让他听上去比较正经而已。”

        “……可皮尔森先生不是已经被艾玛小姐烧死了吗?”

        “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伊索。我对这件事并不太了解,不过庄园主曾经为我们解释过这一点,欧丽蒂丝庄园是一个有奇怪的力量的地方,它可以挑选死去的人的灵魂让他们复生,复生的人不会拥有自己生前的记忆,而在世的人也可以进入庄园并保留自己的记忆,不过决定加入庄园的人每天都要进行一场以上的游戏,游戏的规则等一会儿我们遇到他们之后我再向你介绍。”

        这一会儿说话的功夫他们就已经走到了军工厂的另一个大门,约瑟夫带着卡尔出了军工厂,往左边的湖景村走去。

        到了湖景村的大门口。

        “嗯?现在里面在进行游戏?”

        约瑟夫抬头看了看大门口上方的显示屏。

        监管者:黄衣之主

        求生者:先知、医生、园丁、慈善家

        模式:自定义

        自定义?那就好办了。

        约瑟夫带着卡尔以观战侦探的身份进入了湖景村。

        卡尔也看到了那个显示屏,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庄园众人的自我介绍,黄衣之主名叫哈斯塔,长得…像鱿鱼?医生名叫艾米莉•黛儿,园丁是艾玛小姐,慈善家叫克利切•皮尔森,先知……?

        他不记得有人说过自己是先知?

        约瑟夫适时地开口道:“之前自我介绍的时候伊莱没在,所以我现在要先带你去认认脸。对了伊索,我得先和你说一声,他虽然戴着眼罩,但是他的眼睛是看得见的。”

        卡尔对约瑟夫笑了一下,不过隔着口罩根本看不出来。

        “……约瑟夫先生,您可以先为我讲解一下游戏的规则吗?”

        “当然可以,我的小伊索。”约瑟夫温柔地笑道,“游戏的规则是庄园主设计的,我们进入庄园的时候就会被分为两个阵营,监管者和求生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定职业和技能。这两种阵营可以初步解释为一个监管者负责追击四个求生者并把他们挂上狂欢之椅,而求生者负责躲避追击、破译密码机、从大门逃生,比如我就是监管者中的一员,固定职业是摄影师。我们目前有三种模式,第一种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自定义模式,目前只有这种模式的自由度最高,可以自行选择队友和地点进行游戏,而且可以邀请观战侦探;第二种是匹配或排位模式,这种模式是庄园主随机挑选监管者和求生者进入随机地图进行游戏的,监管者在大厅准备时会知道求生者是谁,但求生者不知道监管者是谁,除非监管者去拜访求生者;最后一种是联合狩猎模式,也可以称作双监管模式,由两位监管者和八位求生者组成,地点目前固定在月亮河公园或湖景村。”

        卡尔回忆起早上跟他打招呼的监管者们的样子,除了美智子小姐和约瑟夫先生以外似乎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人的形态……但结合刚才约瑟夫所介绍的监管者来看,他们也应该有着…凶残的一面?

        “……约瑟夫先生,您是监管者的话,应该有自己的技能吧?”

        约瑟夫愣了一下,随后低声笑起来。

        “我的小伊索,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卡尔抿了抿嘴唇,声音越来越小:“……您可以选择不说……”

        约瑟夫确实没有再说话,他在原地站定,捧起卡尔的脸让他与自己对视,然后他凝视着卡尔的灰色眼眸笑着轻声道:“伊索,不要眨眼哦。”

        卡尔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他看见约瑟夫全身都开始碎裂褪色,那些碎片脱离了约瑟夫的身体后就直接消散了,慢慢地他的身上只剩下了黑白两色,漆黑的眼窝附近是漆黑的裂纹,它们从眼睛开始蔓延到全身。他仍然在笑,但是和他现在这个状态结合起来就有些令人恐惧了。

        约瑟夫看见卡尔惊讶的表情,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形态是不是很难看?但是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我多年前研究出了灵魂相片,把我自己的灵魂带进了相中世界,让我的灵魂在那里永远保持着最美的形态,因为我想找到我的哥哥……你之前见到的我的模样其实是我年轻时的样子,这才是我现在该有的样子……”

        卡尔主动伸手抱住了化为黑白形态的约瑟夫,他把头埋在约瑟夫的胸口闷声道:“……不,约瑟夫先生,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人,无论什么形态,我都不会害怕你的样子。”

        约瑟夫听到卡尔的话后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死寂多年的冰冷的心脏有了一点暖意。

        他继续在卡尔的耳边低声道:“……当年因为法国的动乱,我被迫随德拉索恩斯家族迁往英国,可是途中我的同胞哥哥克劳德却不幸因病离世。我开始疯狂地想要让克劳德回到我的身边,我为此学习了绘画,后来又接触到了比绘画更真实的摄影。但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容貌已经开始衰老,为了留住自己的容貌,我开始专注于灵魂学,并分离出一重名为亚兹拉尔的人格进入祭司界深入研究灵魂学,最后将自己的灵魂带进了相中世界去找我的哥哥,肉身因此出现两种形态。”

        “……亚兹拉尔……”

        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悉?

        卡尔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段模糊的画面。

        他躺在黄沙漫天的大地上,抱着他的人声音满是无助和悲伤。

        “……伊索……”


          “伊索……”

        “伊索…?”

          卡尔忽然从那段记忆中脱离,发现是约瑟夫在叫他的名字。

          “伊索,你刚才是怎么了?”

          约瑟夫捧起卡尔的脸小心翼翼地拭去他眼角的泪水。

         “我没事……刚才我只是仿佛陷入了一段模糊的记忆,那里是一片黄昏时的沙漠……”

          约瑟夫听到之后罕见地陷入了沉默。

          “……伊索,我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了。”

          “你……相信灵魂转世的存在吗?”


喜欢你整整三年,我相信我还会一直喜欢你。
新专辑尘是你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而我们能给你的最好的礼物就是支持你和你的音乐。
慢半拍
这世界早已那么差强人意,可你在我眼里仍是全世界最好的那个你。
哥哥,生日快乐🎂

#第二个被我毁掉的约约…画着画着就不想扣细节了…所以照片是白板衣领也是白板…我到底是为什么要画狼约…
P1被我加了滤镜,P2是我截的原图…

我尽力了……在毁约的摸鱼道路上越走越远……话说摸了几天鱼我是不是该更文了……

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一手好字呢……